主持人: 牛國徽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聯系電話:0931-8922277

往期回顧

返回甘肅廉政網
白老頭的白內障

白老頭一進門我一眼就認出來了,他是我進這家醫院實習時接待的第一位病人。我實習的這家醫院雖然是縣級醫院,但實力不錯,曾得到過國際紅十字會的資助,在周邊地區頗有名氣,尤其這家醫院的眼科在整個西部地區很有一些知名度。能夠進入這家醫院眼科實習讓我有一種優越感,所以我很珍惜這次實習機會。

時隔半年,這老頭子精神好多了,腰板挺直、滿面紅光,只是說起話來有點不利索,吞吞吐吐:“大夫,我……我看眼睛。”

“你眼睛咋了?”我問。

“我想給這只眼睛也做個手術。”他拿手指了指右眼睛。

“做啥手術?”

“就跟上次一樣,割……割眼睛。”我笑著說:“那叫白內障手術。”

“對對對,就叫白內障。”他趕緊點著頭應著,說,“今年春上你們不是給我做了左眼嗎,一下子亮多了。你們大夫說了,半年后再做右眼嗎,這都半年過去了,我這就來做右眼了。”

不錯,半年前我剛進醫院實習接待的第一個病人就是這個白老頭,之所以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是因為這個白老頭有著很特殊的背景,聽說他兒子是位大領導,在省上的哪個部門工作,還跟我們的王院長是同學。這白老頭做第一次白內障手術時,市上、縣上好多領導都來看望。老頭子住的是高干病房,那房間的禮品堆積得都能開小賣部了。我的實習老師趙主任親自主刀。住院期間王院長每天都要來看望,表現出了極大的關心。所以這個白老頭我至今還記得。但今天老頭子卻一個人拿著“農村合作醫療證”來做手術。

我向老頭子交代了做手術的相關程序和要辦理的手續,特別強調了要家屬簽字、陪護,誰知老頭子聽后卻用乞求的口氣跟我商量:

“能不能不讓家屬簽字?”

“那不行,”我說,“再說了,做手術你總得讓家屬陪護吧,沒有家屬怎么行。”

“陪護有老伴,我只是不想讓兒子知道。”

“那行,只要有家屬就行。”我說著就給他辦理了入院手續,又詢問了上次手術的一些情況,要求他明天來時帶上前一次的檢查資料。打發老頭子走后我及時地向我的實習老師趙主任做了匯報,趙主任也記憶猶新,又安排我找到上次手術的病歷以備查閱參考,還說要同王院長溝通。

安排好了手術之后王院長又親自來診室動員白老頭說:“還是讓您兒子來陪護吧,伯母畢竟年紀大了,怕照顧不好您。”

老頭子一聽急得連忙搖著手說:“別……千萬別告訴他,要不這手術我就不做了。”大家只好依了老頭。

手術很順利,跟上次一樣,原班人馬,趙主任主刀,我又一次全程觀摩了白內障手術的全過程。

這次白老頭住的是普通病房,除老伴外,再沒有人來看望他,也就沒有了上次那樣堆積如山的禮物和人來人往的嘈雜,病房顯得很清靜,但醫院的護理卻十分周到,除了檢查、喂藥以外,吃喝拉撒都有專人伺候,十分殷勤,看上去比親人還親,感動得老頭子不住聲地說謝謝。我暗忖,到底還是不一樣啊,這醫院肯定還是搞特殊,安排專人伺候白老頭。我感到了實習期間不僅學到了專業知識,也從中受到了世俗的洗禮,使我這個初涉世事的青瓜蛋子受益匪淺,我感覺一下子成熟了許多。

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,復查、拆線,辦理出院手續。白老頭要出院了,護理大夫和王院長都來看望,白老頭激動地握著大夫的手說著感激的話:“我都不知道咋感謝你們啦,比我親兒子都伺候得周到,這叫我說啥好啊!”

“謝啥謝。”護理大夫說著話解下了大白口罩和帽子,說:“爸,是我!”

“啊!咋是你,你……你咋知道的?”白老頭一時愣住了,看著兒子,一臉困惑。

“爸,我知道你是怕我來了又要驚動許多人來看你。上次手術我回家來伺候你,沒想到就來了那么多人,我也很后悔。你罵了我,其實我也不想那樣,可有些人也不知怎么就知道了。”

白老頭氣沖沖地說:“活人不要隨便欠人家的情,不沾親不帶故的,人家憑啥來看我一個糟老頭子?還不是沖著你來的。可吃人家的嘴軟,拿人家的手短,欠人家的情是要還的,這不是給你添了負擔嗎?你說現今咱不愁吃不愁穿的,輕輕松松、干干凈凈活人多好,不值當欠人家的情。”

“這我知道,爸,所以這次我接到老同學的電話就特意請了假坐火車回來,家都沒敢回,直接來了醫院,就住在老同學辦公室里。”兒子說著話握住了王院長的手動情地說:“太感謝你了,老同學!”

“謝啥謝,”王院長揶揄地說,“難得有機會讓你也穿穿我的白大褂體驗體驗老同學的生活。怎么樣,感受到了我們老百姓的疾苦了吧?”

“說啥呢,我倒還真羨慕你們的工作,雖然忙,但很充實,也很單純,不像我們,有時要說言不由衷的話,干身不由己的事,唉!真讓人煩心。不過現在好多了,一切都在好轉。”兒子臉上露出了輕松的微笑。

“能得到領導的肯定真是太榮幸了。”院長風趣地說。

“又說廢話了,”兒子嗔道,“那我讓你再榮幸幾天,每天打飯伺候我,你還沒伺候夠?”

“可以啊,沒問題。”王院長開朗地說。

“什么沒問題,我可不愿再過這種地下生活了,像被監禁著一樣。唉!想不到我們這些人想盡點孝都這么難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大家都笑了。

“爸,這些天你都沒認出我吧?”兒子走到白老頭跟前說,“這都是王院長安排的,他讓我住在他的辦公室里,他每天給我們買飯,我穿上他的白大褂,戴上他的帽子、口罩來伺候你,就沒人認出我來。”

“怪不得……原來是你冒充的大夫,”白老頭對王院長說,“那這些天太麻煩你了,住你的、吃你的,這個人情可欠大了。”

“啥人情不人情的。大伯,我們是大學同學,同班、同宿舍、上下鋪,關系鐵著呢,就像親兄弟一樣。你說你做手術的事我能不告訴他嗎?”

“哦,原來是你告訴他的,我說他咋知道的。”白老頭說。

“為了避免上次那樣的事情發生,我們就想出了這個辦法,讓他假扮醫務人員來伺候您。”

“咦,這樣好,你們還真有能耐,”白老頭高興地說,“就是太讓你費心了。”

“費啥心,正好提供個老同學見面的機會,上次我們老同學都沒說上幾句話,這次正好補上。”王院長說,“好了,我安排救護車送你們回去,免得再惹麻煩。”

兒子和王院長一左一右扶著白老頭走了出去。看著他們的背影我想了好多好多,猛然間又想到了學校安排的實習期間每人要寫一份社會調查報告,我就想把這個故事記下來,題目就叫《白老頭的白內障》。

(“電力杯?正氣甘南”廉政征文大獎賽一等獎作品 作者:柏 菁)




vr赛车体验描述 股票分析方法有几种 通过投资股权赚钱案例 进口小超市赚钱吗 怎么玩汽车之家赚钱 加拿大股票指数 玩那个网络游戏能赚钱 赚钱新网游排行榜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式软件 小啄赚钱哪个模块可以提现到微信 怎样炒股 股票涨跌跟什么有关系 个人股票融资 股票分析师就读学校 农村养什么赚钱靠谱 梦幻西游打图和挖宝哪个更赚钱 坐家里就能赚钱